小漾

想在这里,散发书香与人味儿,记录光影和脚印,采摘诗情与画意。

他们的歌我们的故事之恋曲LA

戀曲L.A. - 袁惟仁
曲︰袁惟仁
詞︰袁惟仁

還記得去年夏天在LA的機場
妳捧著一束鮮花清純的模樣
在入境大廳裡不停的望
怕我的出現消失在妳身旁

妳說這座城市有妳編織的夢想
在時速限制只有九十的路上
我莫名期待的望著窗
讓妳駕著我們未知的去向

SUNSET BOULEVARD, SANTA MONICA
愛情的地圖原來是怎麼樣
ABOVE THE CITY, AROUND THE HIGHWAY
妳就是我的天堂

SANTA BARBARA, PASADENA
愛情的幻滅原來才是成長
ABOVE THE CLOUDS, ROUND THE SHADOW
迷失也是方向

 

      如果在心中只能定义一个流行歌曲的巨星,我猜许多八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都会说是邓丽君。就是在她去世N年以后的某天,坐在出租车上的我,行驶在四月开始热起来的上海,司机师傅关掉了吵杂的广播,难得不堵的高架路上,风吹进车窗,“小城故事多……”完全没有听到任何前奏,邓丽君柔软的声音一瞬间飘满了小小的车厢。司机师傅无限感慨地说着邓丽君的早逝和那无可替代的甜美声音。我看着他的表情,那是对一个传奇的无尽怀念。

 

      八十年代以后出生的我们,对邓丽君总是多少隔了一点距离。好听是好听,却总像从很遥远的年代里传过来,触动不了当下的情绪。我们这个太多元的时代没有那么独当一面的巨星。可是如果一定要选,总有为数不少的人会选王菲吧。这个女人,也很传奇。这个女人的声音,也够特别。更重要的是,这个女人的那些歌,总是那么毫厘不差地契合了我们的心境。




 

      她的歌,太多太多。想说的是那首孩子气的《旋木》。第一次听,就想到游乐场,天真的童趣,没有任何污染。就是喜欢,听着就可以不自觉的微笑,因为简单而快乐。而她的歌声,总能恰到好处地营造想要的意境。从马嘶和哼唱开始,带你进入一个童话里的游乐场。特别的视角,固定在那里的旋木,像感情里某个无法抽身离去的角色。只要在那一刻带你飞翔,只要有一瞬间带给你真切的欢乐,我愿停在原地,守着回忆。

      那一年,我和他坐在校园喷水池对面的台阶上,漫不经心地说起最近听的歌。好像是那阵子复习起王菲《将爱》那张专辑,于是说起了《旋木》。他说更喜欢袁惟仁这个原作者自己演绎的版本,叫《恋曲L.A》。我期待地看着他,他自然地把一个耳机塞进我的左耳,再把另一个塞进自己的右耳,然后在MP3里找到这首歌。现在还能回想起来那个下午秋天的阳光,袁惟仁的歌声,和年轻的我们。

 

      那是读研究生的第一年,是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少了王菲声音中的空灵和俏皮,多了男声的沧桑和安稳。给我听这首歌的他是比较文学这个冷门专业中的唯一男生。第一印象并不好,可是没想到后来那么谈得来,太多太多共同的喜好,相似的品味,包扩文学,音乐,艺术以及生活。每次见面,都会有聊不完的话题,让人错觉这交流可以如水般绵延。然后我们一起拍了话剧。我写的剧本,他帮我修改。喜欢话剧,由来已久,却直到最后一段学生时代才有机会真实地触碰。自编自导自演,我诗意的剧本,本色的演绎。有一场,淡淡的感情戏,和他在不下雨的日子里撑伞把那段短短的路走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某一次排练间隙,我们坐在喷水池边,聊起音乐,一起听自有另一番感觉的《恋曲LA》。

 

      排练话剧的日子,记忆里总是晴朗温暖的秋日午后,我和他会早一点到,就一起坐在喷水池边的石阶上一人一个耳塞听他MP3里的歌。聊聊往事或者小说。阳光晒得我们暖洋洋的,影子重叠起来,仿佛某种形式的无限靠近。

 

      晚上临睡前,他习惯喝一杯酸奶。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打电话叫我下楼,买好两瓶酸奶,我们就在寝室楼前的樱花树下边喝边聊,一直到阿姨准备锁楼门。每次都是聊到兴头,边跑还边回头说完一句此时已经想不起来的话。有的人,对着彼此就是有说不完的话。可是过了对的时间,即使还在同一空间,也再没有对白。

 

      同窗的岁月里,我们始终浅浅淡淡。谁也没说过喜欢,可是也不是没有过期待。直到毕业前夕,他和另一个她正式走到一起,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匆匆忙忙地穿着硕士服,一起把帽子抛得高高的,于是笑脸锁定在同一个相框里。然后,几乎陌路。





 

      很久很久以后,和朋友K歌的时候,有人唱起王菲的《旋木》。我忽然想起曾经和他听过的袁惟仁的版本,但怎么都想不起歌名。于是打电话给他,可是电话那头的他沉默了良久,亦忘记。也许我们就是这样变老的。

 

      袁惟仁的歌里,我最喜欢的一句就是“迷失也是方向”。青春的原野,爱情的地图,谁不是一路跌跌撞撞?我也曾无数次迷路,无数次站在原地茫然。后来才明白,在那些岁月里,迷失也是方向。生活总会走着走着就走出一片晴空,也随时阴霾阵雨,只是不要忘记一路向前,总有你要的风景在远方。

 

      本来以为关于这首歌的故事就到这里了。可是没有想到,若干年后的某一天,我会像歌词里唱的一样来到LA的机场,有一个金发碧眼的他捧着鲜花等在入境大厅。他自然地将我拥在怀中,亲吻了我。他开着车在加州的高速公路上,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握着我的手……幸福变得如此简单,像天上的繁星点点,耳畔的风声阵阵和他微笑着的侧脸。走过那些歌里的地名,看过那些电影里的美景,手一直牵着,爱情的地图原来是这样。我跨越半个地球,遇到对这首中文歌一无所知的他,却忽然安心。我在车上微笑着轻声哼起这首歌,他紧握着我的手,于是这成了我们的《恋曲LA》。


评论
 

© 小漾 | Powered by LOFTER